学者:日本天皇退位的难题是怎么回事?

布鲁玛:日本的奇怪之处在于,皇室思想似乎比其保守崇拜者更进步。天皇退位的意愿就与保守派的想法背道而驰。

明仁天皇(Emperor Akihito)是一位成绩斐然的君主。作为首个以“国家象征”而不是神圣的祭祀王(priest-king)身份继承皇位的日本天皇,明仁天皇在妻子美智子皇后(Empress Michiko)——第一个嫁入皇室的平民——的陪伴下作出了大量贡献,将神秘、高高在上和刻板的天皇制度变得人性化。

外国人很难想象天皇和皇后探访灾区——如1995年神户大地震——并像平民百姓一样跪坐在地上与受灾者说话,是件多么不寻常的事。当年在美国占领者的坚持下,明仁天皇的父亲裕仁天皇(Emperor Hirohito)在战后也曾试图做一些这样的举动,但他做得很不自然,与臣民沟通的场面十分尴尬,结果这一实验很快被放弃了。

明仁天皇也为抚平亚洲其他国家的战争创伤尽了一份力。他曾在多个场合告诉臣民要反省他们的国家对亚洲的侵略,并从中吸取教训。1992年明仁天皇在中国表示,对于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他“深感痛心”。这个表述的到位程度远远超过多数日本首相的表态。

现在这位天皇又做了一件极不寻常的事。他不仅暗示自己想要退位,还在电视上直接向臣民公开了这一意愿。这是一个经过慎重考虑的举动,因为大多数日本国民一定会同情一位接受完癌症治疗和心脏手术后,感到自己虚弱到无法再履行职责的82岁的老人。他们承认这是一个人类层面的问题。一些人甚至援引个体人权原则,允许天皇按照自己的意愿退位。

此事对并无退位条款的日本法律来说非常重要。天皇毕竟是一个象征,而不是政治身份,不能简单地决定退位。《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等偏自由派的媒体认为这是一次展开全国辩论的绝佳机会,不仅围绕现代君主制的适当角色,还可涉及天皇制度的其他方面,比如女性的继承权等。

然而这一切都与保守派——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及其支持者——的想法背道而驰。“让我们重新掌控自己的国家”这一风靡当今世界的政客承诺的日本版,便是改写二战后美国人设定的宪政秩序。

安倍晋三想要摆脱不让日本投入海外军事作战的宪法义务,这一主张获得了各种民族主义组织(往往与右翼神道教信徒有关)的支持。他还希望通过提高爱国自豪感来恢复“道德教育”,淡化日本战争罪行,并恢复对天皇的宗教崇拜。日本宪法中那些关于普世权利的话语,很可能会被有关日本独特文化的文字取代。

要按照这些条款改写战后秩序并恢复完全主权,日本政府需要得到日本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这完全是可能的),同时还需要通过公投得到民众的支持(这点还远远不能确定)。的确,英国脱欧公投的冲击波让日本政府对于启动两级化公投更为谨慎。

另一个可能制约新民族主义浪潮的因素可能来自皇位本身。据信日本皇太子德仁(Naruhito)在和平主义以及有必要从日本黑暗历史吸取教训方面与他的父亲有着同样的信念。目前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他有意成为一个受到盲目崇拜的对象。日本的一个奇怪之处在于,该国皇室的思想似乎比其最保守的崇拜者更进步。

不愿将天皇视为一位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更不愿看到女性继承皇位的修正主义者们左右为难。由于他们的信仰(与最正统的天主教徒和教皇类似),他们必须将天皇视为毫无瑕疵。支持对日本二战历史持更正面观点、颇具影响力的民族主义组织“日本会议”(Nippon Kaigi)主席在东京一次记者会上被问到,他如何把自己的观点同天皇所持的更具批判性的态度统一起来。他答道:“天皇永远正确。”

这就是为何在日本明仁天皇发布广播讲话后,安倍晋三不得不严肃对待他退位的可能性。天皇的意见是不可拒绝的。这种对待君主制的态度或许存在问题,但它可能会产生吊诡的效果:阻止超级保守主义者做出最糟糕的事。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作者:布鲁玛,著有《发明日本》(Inventing Japan)一书,是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教授

------分隔线------
发表评论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