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达沃斯聚焦:当下正如一战结束时,世界面临决定未来的历史性时刻

世界各国领导人本周齐聚达沃斯,面临着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一样对未来至关重要的历史性时刻。美国的孤立主义、欧洲的分离趋势,以及在威权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世界各地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是达沃斯热点问题。

世界经济论坛(WEF)将于本周二在瑞士达沃斯举行

一个世纪前的一月,凡尔赛条约生效,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

就在一战的销烟尚未完全散去之时,世界领导人就着手铺设通向和平的梦想道路。其中包括,时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提出的一个“让民主世界更安全”的愿景,以及他希望组建一个国际联盟防止未来的冲突。

但是,仅仅二十多年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打响了。

今天,在新世纪20年代之初,当世界各国领导人本周齐聚在瑞士达沃斯时,他们面临着一个类似的决定性历史时刻,及一系列 与百年前相似的可能不断破灭的和平希望。

人们似乎可以听到,来自一百年前——20世纪20年代的挥之不去的回声:美国孤立主义再起,欧洲面临分离的痛苦,以及在威权主义抬头的情况下一些国家内部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

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以及1989年冷战结束,世界政治进步被预言终结。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一书中提出,随着苏联的解体,人类已经到达了“西方式自由民主作为人类政府最终形式普及化的终点”。

著名政治学者福山1992年出版《历史的终结》

来到达沃斯的世界领导人知道的是,历史的进程又一次陷入停滞。由于民主进程和国家资本主义之间的系统性竞争,大国竞争正在升温;新技术创新和不断上升的环境威胁正在重塑我们的世界,新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美国及其伙伴在二战后建立的国际规则和全球秩序正摇摇欲坠,缺乏应对这些挑战的能力。

在世界经济论坛的议程注释中,主办方写道:“现在世界上有193个主权国家或地区权力中心,一个日益明显的事实是:我们全都生活在一起、在同一个世界。我们需要摆脱地缘政治和国际竞争,以实现完美的全球协作。国家将不得不改变。”

但更有可能的是,这个世界仍然不选择合作。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George Santaana)在1905年写道:“那些不记得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没有毁掉这个世界,是因为历经磨练的美国和欧洲领导人目睹了凡尔赛的错误,在塑造未来方面比他们的前任做得更好。例如,威尔逊总统的继任者、年轻的海军助理部长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当上了总统,美国 社会孤立主义的论调最终在珍珠港事件后被彻底淹没。

美国珍珠港纪念馆

今天在达沃斯论坛上,世界领导人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必须将世界导航到一个更好的方向和更好的地方,而不是留给人们对失败的解决方案或世界范围内灾难的记忆。过去的那些灾难,是由于我们缺乏一致的目标、共同的事业而导致的,而且可能再次发生。

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全球事务智库之一——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弗雷德里克-坎普(Frederick Kempe)写道,在普京上周提出修改宪法以确保他可以尽可能长时间地掌权之后,这一次,欧洲需要什么时间才能回答普京和他的同类人?也许最好的结果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一场延长的竞争,以程度决定,而不是通过地缘政治灾难来决定。对于那些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发言的人来说,关于这部划时代的国际戏剧,有两个问题值得一问:

美欧能否避免贸易战并在伊朗问题上找到共同点?

在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达成初步贸易协议之后,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升级与欧洲的贸易冲突,而实际上它应该缔结一项新的贸易和投资协议。坎普写道。

他认为,跨大西洋关系(指美欧关系)一直是过去70年来最长的相对和平与繁荣时期的核心。现在是时候调整美国和欧洲的努力,为这些关系注入新的活力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年与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白宫会晤

伊朗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美国和伊朗紧张局势加剧的一个好结果可能是,伊朗人打破其核协议的步骤可能会引发华盛顿及其欧洲伙伴之间更紧密的合作,以限制这些活动,并寻求新的谈判。

澳大利亚大火能否引发全球震动以推动解决气候危机?

“欢迎来到一个气候变化对经济影响不再遥远和难以察觉的世界,”华尔街日报评论员格雷格(Greg Ip)写道。“气候问题已成为商业领域最大的担忧。”

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Laurence Fink)本周在达沃斯表示,气候问题将是他如何投资超过7万亿美元客户资金的关键驱动因素。

然而,尽管一场持续几个月的大火烧毁了澳大利亚相当于比利时国土大小的一片地区,导致国际社会对气候问题的言论大幅增加,但这种增加更多的是来自政客,而不是商界领袖——他们拥有最大的变革杠杆。因此,全球的碳排放量仍在继续增加,气温也在上升。

一个世纪前,全球领导人未能预见和防范未来的风险,最终人类以两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释放了风险累积。如果这样的惨剧再来一次,全球治理失败的代价仍将在全世界范围由全人类付出。

澳大利亚森林火灾持续数月之久

(本文据国际媒体实时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