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深度:若伊朗核协议被废,对全球原油和军事对抗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一年后,伊朗核协议看似已经死亡。随着伊朗政府开始突破铀浓缩限制,欧洲维持伊核协议的生命愈加艰难。国际油价的走向将取决于这一博弈,伊朗的应对也会促使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回应。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一年后,伊朗核协议看起来几乎已经死亡。

随着伊朗政府开始突破伊核协议规定的铀浓缩限制,参与签署伊核协议的欧洲大国(英国、法国和德国)领导人正在艰难地维持这份协议的生命。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星期一(7月15日)宣称,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代,由美国、英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德国与伊朗于2015年签署的协议——旨在为伊朗提供经济援助,以换取对其核计划的限制——“还没有结束其生命”。目前,欧洲议员在大声强调终止伊核协议的危险。

但伊朗方面表示,如果欧盟无视美国的制裁,恢复与伊朗的贸易,伊朗仍然愿意维持这份协议。但是欧盟似乎基本上无法或不愿这么做,虽然它可以逆转(美国)违反协议的行为。

有评论称,对于许多伊朗问题的观察家来说,伊核协议已经失败了。但是,如果它正式结束,将会发生什么,以及对世界的后果是什么?

 

伊朗在德黑兰南部纳坦兹部署的一处核浓缩设施

国际油价将受到冲击

分析称,国际油价的走向将取决于伊朗在协议终止时如何处理其核计划,以及德黑兰的战略是否会引发军事回应。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资本市场全球主管赫利马-克罗夫特(Hlima Croft)18日表示:“如果伊核协议流产,伊朗再次开始以20%的水平浓缩铀,并启动高速离心机,我们将更接近一场涉及美国和伊朗,或者可能是以色列和伊朗的军事对抗。”

他认为,“一场实际的军事对抗,甚至有限的军事打击,都可能导致国际油价暂时飙升。”

伊朗领导人一再声称,他们不是在获取核武器,而是发展民用核能。但在2015年协议生效之前,该国正在将铀(制造核弹所需的裂变材料)浓缩到20%,远远高于民用核能计划所需的3.67%。

专家称,根据20%的铀浓缩材料,大约三个月后就能达到90%的浓缩度,即武器级铀。

根据2015年签署的这项协议,国际核查机构证实伊朗已将铀浓缩降至3.67%。

但是伊朗称它目前正在突破这一水平,仅略高于4%。

“如果战争爆发,我们估计,在敌对行动爆发后,国际油价将迅速飙升至每桶150美元左右,”总部位于伦敦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

军事冲突可能导致霍尔木兹海峡的关闭,世界上三分之一的海运石油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波斯湾每天生产两千万桶原油。

 

海湾通道最窄处就是霍尔木兹海峡

尽管如此,石油观察人士指出,随着美国页岩油气开采业的繁荣,以及全球对波斯湾的依赖比前几年有所减少,国际市场可能有足够的腾挪空间,以使油价回落。

克罗夫特说,“协议即将终止,伊朗继续分阶段重启核项目,但这仍然让它距离达到核突破能力还有相当远的距离,这可能会为油价提供一个底线。”

美国:特朗普的口水

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波斯湾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仍然不大。但他们也担心,在如此高度的紧张局势下,如果没有外交沟通渠道,仅仅是一个误判就可能引发一场严重的冲突。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制裁问题专家理查德-尼夫(Richard Nephew)表示:“对美国来说,我认为这一切都取决于特朗普的国内政治考虑,以及每晚谁在他耳边窃窃私语。”

白宫鹰派、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有一段时间占据了上风,”尼夫说。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

分析称,随着特朗普开始他的连任竞选活动,以及结束美国中东战争的承诺,最近的行动,比如在6月一架美国无人机被击落 后,他取消了计划中的对伊朗的报复性打击,都表明特朗普非常不愿意发动战争。

然而,最新的信息是,他在18日证实,一艘美国海军船只当天早些时候在霍尔木兹海峡摧毁了一架伊朗无人机。

理查德-尼夫认为,伊朗“将在核问题上谨慎推进,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地区层面采取非军事方式。”一些安全专家建议美国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如果有的话,而不是全面战争。

前五角大楼官员、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迈克尔·鲁宾(Michael Rubin)表示,就军事能力而言,美国和伊朗不在一个层面上。

鲁宾说:“当然,伊朗的快艇或无人机可以骚扰通过海峡的货船。但如果伊朗人走得太远,美国海军有能力从数百英里外的印度洋袭击伊朗的小船和港口,而伊朗军方将没有有效的防御。”

伊朗巡逻艇在霍尔木兹海峡值勤,远处为一艘大型油轮

以色列:可能任何手段

对伊朗来说,真正的地区军事对手是以色列。

以色列方面已经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阻止伊朗获得核弹,尽管其内部对这一问题的审议极其复杂。

2010年至2012年间,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据信是四名伊朗顶级核科学家被暗杀的幕后黑手;2007年,摩萨德组织对叙利亚一处疑似核设施实施了空袭。

如果以色列袭击伊朗,最大的问题将是美国是否会配合行动,以及伊朗将如何回应。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可能会通过在黎巴嫩代理人真主党以火箭袭击以色列做出回应。

位于伦敦的国际能源机构的商业分析师塔玛斯-瓦尔加(Tamas Varga)仍然认为,美国走向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小,尤其是在2020年大选即将到来的情况下。

“随着美国总统竞选正在进行,特朗普最不想要的就是国内汽油零售价格的飙升,”瓦尔加说。“虽然不能说不会,但军事冲突目前看来是不合理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伊朗:核威胁的下一步

接受采访的核科学家表示,目前,伊朗的核计划保持着2015年协议签署以来的样子:距离拥有可投放的核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核风险是最小的,”分析师瓦尔加说。他指出伊朗的铀浓缩违规使其达到4.5%,但这仍然是低度浓缩铀的标准。“美国的极限施压政策对伊朗经济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拖延的时间越长,伊朗领导层就越需要面对民众的困难。”

前美国国务院谈判代表尼夫也同意伊朗核威胁还没有迫在眉睫的说法,但他警告说,没有什么能保证伊朗会永远保持这种状态。“目前,核武器的风险与伊核协议相当一致,但随着伊朗铀库存的增长,风险也会增加,”他说。

“在伊朗国内,政界高层仍然非常反对与美国谈判。但在美国连续高压制裁的情况下,伊朗政权除了继续推出有助于激发民众愤怒反美的强硬政策之外,很难看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内伊拒绝与美国谈判

(本文据国际媒体最新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和评论)

关于作者: 淳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