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韩国每月两千元鼓励生孩子,还重奖育儿家庭超万元,这个可以学?

12月15日,韩国政府敲定应对“低生育+老龄化”问题的第四次基本规划——从现在起至2025年的人口政策,打造“人人享有可持续幸福”的社会,政策重点是减轻养育负担、提升个人生活质量,鼓励年轻人结婚和生孩子。

韩国统计厅上月发布的资料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韩全国出生人口为仅6.9105万人,同比减少6.2%,创1981年以来最低。

具体来看,9月份出生人口为2.3566万人,同比减少2.2%。单月出生人口自2015年12月以来连续58个月同比减少。

相反,同期死亡人口为2.4361万人,同比增加3.4%。受此影响,自然增长人口(从出生人口减去死亡人口)从去年11月起连续11个月保持负值。

如此一来,韩国人口很可能在2020年出现史上首次负增长。

韩国《中央日报》评论称,韩国每位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在全球排名垫底(2019年位列第198名),0-14岁人口所占比例为全球最低水平,65岁以上老人所占比例则远超平均值。这便是韩国社会饱受低生育和老龄化问题困扰的现状。

今年第三季度,韩国总和生育率为0.84,同比减少0.05,也创历史最低。总和生育率从今年第一季度一直低于1,若当前趋势持续下去,预计年均总和生育率可能连续3年不到1。

此外,第三季度共有4.7437万对新人结婚,同比减少11%,创历年同期新低。9月份结婚人数为1.5324万对,同比减少3%。

统计今年前三个季度(1-9月),韩国出生人口累计21.1768万人,同比减少8.8%。韩国出生人口从2002—2016年一直在40万人以上,2017年降至低于40万的水平,而今年可能再次降至低于30万人的水平。

数据显示,与10年前相比,韩国人口减少势头十分明显。2010年韩国人口自然增加21.4766万人,月均增加1.7897万人。自1983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至去年,韩国人口每年出现自然增加。但2017年自然增加人数首次跌破10万人大关,此后逐年减少,今年将出现减少。

韩国统计厅分析认为,这是受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加速的影响。今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反映到今年的统计中。

据推算,韩国总人口将于2040年减少到5085.5376万人,2044年减少到4987.2642万人,2066年再减少到3979.2385万人。

如果这一趋势延续,两百年后,韩国将只剩下一百万人。

韩国发生了什么问题?

简单地说,就是年轻人不愿意谈恋爱,谈恋爱的不愿意结婚,结婚的也不愿意生孩子。

首尔大学卫生研究生院教授赵英泰表示,“最近韩国政府的房产政策进一步刺激了年轻人非首都圈不去的心理。青年人口扎堆涌入首都圈,争夺有限的资源,必将导致结婚和生育时间整体推迟。”

一项数据显示,今年1-7月,韩国境内婚姻登记数共计12.6367万件,同比减少9.3%,为1981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

韩国统计厅表示,30-39岁年龄段女性人口的减少直接导致结婚人数减少,疫情下部分待婚族推迟婚礼日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婚姻登记数产生影响。

与此同时,12月15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结婚步入第五个年头的新婚夫妇中,无子女的家庭占18.3%,创2015年开始该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该比重从2015年的12.9%逐年递增,2018年升至16.8%,去年为18.3%。差不多达到了已婚夫妇的近两成。

分析认为,不孕和“丁克族”增加是无子女家庭增多的主因。

韩国官方进行的未来家庭趋势报告称,在所有家庭中,仅由夫妇两人构成的家庭占比将从2017年的15.8%(309.3万户)提升至2047年的21.5%(479.4万户)。与此相反,由夫妻和子女构成的家庭占比将从2017年的31.4%(615万户)降低至2047年的16.3%(363.8万户)。

另外,整体新婚夫妇(结婚1至5年)中,无子女家庭占比42.5%,同样创有统计以来新高。

与此同时,新婚夫妇数量呈减少趋势,截至去年11月1日,近5年登记结婚且在境内居住的新婚夫妇共126万对,同比减少4.7%,减幅创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这就是韩国人口问题和症结:本来结婚的就越来越少,结婚后不要孩子的却越来越多。

在上述情形下,韩国出现了大量的一人户家庭。——家庭户口本人就他或她一个人。

据韩国统计厅12月8日发布的统计数据,韩国“一人户”家庭数相当于全国总家庭数的三成。截至去年,单人家庭数为614.8万户,相当于全韩国家庭总数的30.2%,自2015年(27.2%)以来持续呈上升趋势。

由韩国人口卫生福利协会今年6月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韩国30多岁未婚群体中,7成以上男性表示愿意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结婚,但同样有7成女性在相同条件下选择不婚。关于“韩国社会是否为人们生养孩子提供了良好支持”,49.0%的应答者表示“没有”,远超正面回答“有”(16.4%)的比例。

为何韩国女性不愿意结婚,因为“感觉一个人生活很幸福”(占比25.3%)或者“家长制、男女不平等的文化”(24.7%)。

这项调查显示,比起结婚意愿,女性群体的生育意愿更低,不愿生育的女性比例达到42.2%,是男性(21.2%)的近两倍。原因主要是“担心自己养不好孩子”,占35.8%,其后是“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大”(22.7%)。

韩国如何鼓励生育?

据介绍,为了解决低生育问题,韩国政府将从2022年起向0~1岁婴儿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的育儿补助,到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

韩国政府还将向生育孩子的家庭一次性发放200万韩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的生育补贴。

根据即将发布的“2025年人口政策”。韩国政府将新设“3+3”育儿假制度,即新生儿的父母都可以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期间每人每月最高可获300万韩元(即每月1.8万元人民币)的育儿津贴。

如果把上述三项育儿福利(连续12个月的育儿补助每月30万韩元+一次性家庭生育补贴200万韩元+夫妇两人共6个月的育儿假津贴每月300万韩元)相加,基本上可以覆盖年轻夫妻的生育花费和假期生活费用。

当然,育儿花费只是开始,一旦一个家庭有了孩子,更大的花费还在后面。

如何减轻育儿家庭的长期负担?

根据这项鼓励计划,韩国政府面向多子女家庭的支援也将进一步扩大。到2025年,政府将为多子女家庭提供2.75万套专用公租房,并考虑将多子女家庭的标准从现行的3名以上子女放宽至2名以上;对低收入家庭,从第三胎起,大学学费全免。

另外,为保护婚孕产期的职场女性,政府要求企业公开男女员工在就业、晋升、薪水方面的待遇等信息,还将引进惩罚性赔偿制度,以防职场性骚扰等问题。

一边要解决鼓励生育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要照顾老年人的问题。

据悉,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剧问题,韩国政府将加大针对老龄人口的就业岗位和养老金政策支持,引进上门诊疗服务等各种福利制度。

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老龄人口(65岁以上)占比达15.7%,为812.5万人。预计该比例到2025年将上升至20.3%,韩国由此迈入“超高龄社会”,2060年这一比例将达43.9%。

到2020年,韩国老年人口的抚养比为21.7%,即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要负担21.7名老年人。受低生育率和高龄化影响,预计该比例将逐年递增,2060年将高达91.4%,即接近一比一:一个人工作养活一个人退休。

韩国老年人口占比将不断上升

扩大移民和鼓励不婚生育靠谱吗?

根据2014年韩国国会按照当年1.1的生育率进行的人口模型预测,到2750年,韩国人将从地球上消失。

根据模拟结果,2056年韩国人口将为4000万人、2100年为2000万人、2256年为100万人,再过500年韩国人口归零。

但是,韩国2020年的生育率很可能下降到0.8左右,如果按此0.8计算趋势,那韩国消灭的时间点会来得更快。

韩国中央日报的评论称,考虑到目前世界最低的生育率和最快的老龄化速度,韩国正面临着严重的“人口断崖”。

人口断崖带来的冲击,会形成“生育率下降人口减少内需萎缩经济停滞生育率下降”的恶性循环。韩国经济活动人口的减少会导致生产力下降,总体消费减少就等于投资诱因的消失。再加上,福利成本增加导致国民税金负担加重、制造企业向外转移的“产业空洞化”现象加剧等,人口减少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动摇经济的根基。

这其实正是日本经济失去的20年最主要的原因。

韩国的人口问题,虽然比日本的人口问题晚了几年,但路径是一样的。人口减少与老龄化的叠加,将使一个国家变成“低欲望社会”、一个经济体进入下行通道。

今天的韩国首尔,正如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日本东京。

究其原因,其实就是年轻人不恋爱、不结婚、不生育。现在年轻人找工作比登天还难,在房价一路飙升的情况下连找个小小的安身之地都不容易,对他们来说,结婚无疑是一种“奢望”。家里有个孩子等于有个“吞金兽”“碎钞机”,生孩子的“性价比”远远低于不生,因此很多年轻人不愿意生宝宝。尽管韩国政府准备拿出200万亿韩元的大笔预算,但年轻人的价值观已然改变,这些预算远远不足以扭转低出生率的趋势。

随着传统的婚姻观念逐渐瓦解,目前,不想婚恋但想要生育的女性不在少数。法国通过对不婚生育增加支持,在解决低出生率问题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值得韩国参考。但是,创造一种包容不婚妈妈和其家庭的社会、经济环境,很不容易。

韩国中央日报的评论呼吁,如果不能在内部解决问题,接受外部“输血”也是一种方法,也就是向具备专业能力的移民果断地打开门户。从全球来看,日本是唯一一个不实行开放移民政策就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国家。但就连日本也在近几年开始鼓励接受移民。不过,对外籍劳动者的歧视、认为移民夺走本国人的工作岗位并引发种族文化矛盾的担忧等,都是实行开放性移民政策的包袱。

实际上,在东亚地区的中日韩三国,在接受外来移民方面,都是比较谨慎的。虽然面临同样的人口问题,但要立即大规模放开移民入境,社会阻力巨大。

目前看,最为可行的,还是在本国国内实施鼓励生育的政策。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