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美国智库:目前低估俄罗斯才是更大的危险

“我们姑且叫它月球政治(lunar politics)吧”。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肯普(Frederick Kempe)3月13日在美国CNBC的专栏上写道。大西洋理事会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全球事务智库之一。

肯普认为,本周,俄罗斯航天局(Roscosmos)与中国国家航天局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建立一个“向所有感兴趣的国家和国际合作伙伴开放”的国际科学月球站。这是迄今为止最戏剧性的迹象,表明莫斯科将其太空未来与中国而不是美国联系在一起,进一步突显了中俄日益增长的战略联盟。在此之前,美俄太空合作已经持续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由那些梦想冷战后莫斯科和华盛顿可以和解的人发起。

美国航天局邀请俄罗斯加入Artemis计划

本周的协议也标志着俄罗斯对美国航天局(NASA)邀请其加入Artemis项目的明显态度。Artemis项目——以古希腊神话中阿波罗的双胞胎妹妹、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又译辛西亚)的名字命名,旨在2024年之前将第一名女性和下一名男性送上月球。Artemis将利用先进技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彻底地探索月球表面。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局长罗戈津(Dmitry Rogozin)去年嘲笑道,“美国的项目不是国际性的,而是类似于北约那样的。”罗戈津之前担任俄罗斯驻北约大使时,曾在布鲁塞尔进行过很多嘲讽。“我们对参与这样的项目不感兴趣。”

肯普在这篇智库报告中表示,与其纠结于这一切对太空的未来意味着什么,美国拜登政府或许更重要的是思考如何将这一最新消息纳入其对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的新方式。拜登总统对普京不抱幻想,表明他会在得出符合美国利益的结论时进行接触,并在必要时进行制裁。他的第一个外交政策胜利是与普京达成协议,延长前总统特朗普已经放弃的新的限制战略武器谈判(中导条约)。

话虽如此,在俄罗斯政治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Alexei Navalny)中毒并入狱后,拜登政府立即与欧盟(European Union)协调,对俄罗斯实施了新的制裁。但拜登政府将如何应对俄罗斯通向欧洲的北溪2号能源管道(the Nord Stream 2 pipeline)建设问题仍有待观察。北溪2号管道是目前最活跃的问题,它正在分裂欧盟甚至德国的政治。无论拜登选择哪条路线,他都不会因为对俄罗斯衰落的误解而强化前几届政府的错误。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回国后被捕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写道:“普京不再拥有他的苏联前任在20世纪70年代拥有的权力,但现在的俄罗斯也不再是上世纪1990年代那样软弱和破败的国家。尽管出现了负面的人口趋势和市场改革的倒退,但它已经重新崛起,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其军事、网络、经济和意识形态实力,远远超过大多数美国人的认识。”

麦克福尔指出,俄罗斯已经实现了核武器的现代化,这一点领先美国,而且它还大幅升级了常规军事力量。俄罗斯目前是世界第11大经济体,人均GDP也远超过中国。

麦克福尔写道:“普京还在太空武器、情报和网络能力方面进行了重大投资,让美国在这此方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指的是今年早些时候曝光的重大网络攻击,涉及到了美国政府的多个部门和数千个其他组织。美国情报机构认为,这些网络攻击与受到俄罗斯政府支持的组织有关。

与此同时,普京在更加咄咄逼人地对内打击国内对手、对外挑战西方大国方面表现出了较少的克制。他这样愿意冒风险似乎是为了实现双重动机:一方面恢复俄罗斯的地位和影响力,另一方面削弱美国的地位和影响力。

英国《金融时报》驻莫斯科分社社长福伊(Henry Foy)上周末以《普京残酷行动的第三幕》为题,对当今的俄罗斯进行了引人入胜的叙述。他写道:“20年来,普京的统治首先依靠经济繁荣,然后依靠好斗的爱国主义,现在他的政府转向打压国内反对派,将其作为保住权力的核心工具。”

俄罗斯总统普京

这从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差点被毒死,以及他在德国一家医院康复后返回俄罗斯时被捕的事件中可见一斑。福伊还提到了去年年底莫斯科通过的一系列打击现有和潜在反对者的法律。

最新的一起事件发生在本周六(3月13日),俄罗斯当局在莫斯科的一次抗议活动中拘留了200名当地政客,其中包括一些俄罗斯政坛上最知名的反对派人物。

福伊的文章援引一些分析人士的观点称,普京越来越无情地打击异见人士,表明普京越来越脆弱。但同时也有另外一些人认为,自2014年初将原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纳入俄罗斯版图以来,直到最近明显的网络攻击,普京的行动证明了他能力的增强。他们警告说,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明目张胆的行动。这两种观点,可能都是正确的——普京更脆弱同时也更有能力。他对国内的强硬和在国外的自信是同一个人的两面。

那么,该怎么办呢?美国与西方应该如何应对一个越来越不合作的俄罗斯呢?

“我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大西洋理事会本周发生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公开争吵,成员们围绕如何处理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发表了争执不下的声音。争论的焦点是人权问题在制定美国对俄政策方面应该发挥多大的作用。”肯普说。无论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做什么,都很难否认的是,俄中日益增强的战略联系——本周的俄中登月协议只是证据之一,表明西方过去20年来对莫斯科的做法未能产生预期的结果。

美国总统拜登

这家美国智库认为,目前迫切需要的是美国拜登政府对俄罗斯战略的评估,首先要认识到,对俄罗斯衰落的误解掩盖了采取更具战略意义的方法的必要性。反应过度从来都不是好政策,但目前低估俄罗斯才是更大的危险。

肯普最后说,西方的长期目标应该是美国宇航局25年前所希望的——美俄和解与合作。然后把它放在一个完整、自由与和平的欧洲的背景下,在那里俄罗斯能够找到自己应有的位置,这是老布什(George H.W.Bush)总统在柏林墙倒塌前几个月阐述的梦想。无论普京想要什么,很难相信俄罗斯人不会喜欢这样的结果,即使是中俄登月也是如此。

他的意思是,西方应该帮助俄罗斯融入欧洲,并引导俄罗斯对整个欧洲大陆的自由与和平发挥积极作用。

但是这可能吗?

拜登与普京曾经有过会晤

(本文据国际媒体最新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