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美媒质疑俄罗斯疫情:新冠感染超过三十万人,死亡不到三千?

到5月20日,俄罗斯确诊超过30万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数量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但死亡人数不到3000人,这引发越来越多的质疑。但克里姆林宫说,我们什么都没有隐瞒。

莫斯科红场

到本周三,即5月20日,俄罗斯当局报告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例,并因此继续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

美国CNBC电视新闻网20日报道称,国际社会正在越来越多地质疑俄罗斯的低死亡人数。

俄罗斯防疫中心表示,周三新增8764例新冠病毒感染者,使俄罗斯病例总数达到308705例;死亡人数增加了135人,累计总死亡人数为2972人。

超过三十万感染,却因此死亡不到三千人,病死率不到1%。CNBC评论说,一些专家们开始质疑俄罗斯在疫情数据方面的准确性,尽管该国坚称没有漏报毒死亡人数。

政治分析人士Anton Barbashin表示,关于俄罗斯报告的新冠死亡人数,“有很多问题”。

他说:“可以肯定的是,实际数字比官方统计数字要高得多。据推测,在许多与感染病毒相关的死亡中,登记的死因不同(心力衰竭或一些慢性病)。此外,各地区提供的数字也有很多问题。因此,对病毒检测呈阳性和死于病毒感染的人数可能比报道的要高得多。“

俄罗斯检疫人员登上飞机对乘客进行健康检查

国际咨询机构Verisk Maplecroft的首席俄罗斯分析师麦克道尔(Daragh McDowell)也表示,他认为现在的数据低估了俄罗斯疫情的规模。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官方的感染率和死亡人数严重低估了疫情的规模。当局实际上已经承认了这一点。——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Sergei Sobyanin)认为,到5月7日,仅莫斯科一地的真实感染人数就达到30万人。“

麦克道尔说,虽然较低的感染人数更有可能是由于技术限制和资源限制,而不是任何官方试图掩盖疫情规模,但如此低的死亡人数仍然令人怀疑。

“如此低的死亡率似乎确实是一个数字被篡改的例子。例如,在莫斯科以外遭受最严重疫情的达吉斯坦,3553例病例中只有35人被认为因病毒感染死亡。但同时有超过650人因“感染肺炎”而死亡。“

一家俄罗斯杂志的编辑部主任安东-巴尔巴申(Anton Barbashin)也认为,达吉斯坦是一个“疫情远远超出报道范围”的地方。

麦克道尔说,他认为,在某些情况下,病例和死亡人数的漏报是当地官员想要向莫斯科提交一个“好的数字结果”所致。

但普京总统的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回击了有关俄罗斯疫情数据不准确的说法,他向CNBC坚称,俄罗斯没有错误报告新冠病毒死亡人数。

“我们没有隐瞒任何事情,”他在周二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死因)是通过尸检确定的。尸检可以帮助我们准确计数。在此基础上出现的死因多样化,是俄罗斯和许多西方国家的不同之处。因为在西方国家,基本上是不做尸检的。“佩斯科夫因感染新冠病毒正在隔离。

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陪同普京出席活动

报道称,虽然世界各国记录的新冠感染死亡人数确实有所不同,但与地区同行相比,俄罗斯的死亡人数也相较太低,约为欧洲其他地区死亡人数的10%。例如,英国有超过24.7万例病例,记录的死亡人数为3.49万人。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疫情数据显示,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约有22.6万例和23.2万例确诊感染,两国报告的死亡人数分别约为3.2万人和2.8万人。

即便是报告死亡人数较少的德国,超过17.7万例确诊患者中,截至本周二的死亡人数为8060人。国际舆论认为,德国的防疫成绩如此出色,归因于一系列因素,从早期接触者追踪,到拥有欧洲最现代化的雄厚医疗体系。

与大多数欧洲邻国一样,俄罗斯在其主要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实施了严格的封锁,这两个城市紧急状态都将持续到5月31日。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上周也减少了其外出工作,以帮助遏制病毒的传播。同时,普京将地方防疫责任赋予了地区州长,他们不必依赖于莫斯科的指示。

然而,尽管俄罗斯每天的新增病例最近几天似乎确实有所下降——本周三是连续第五天宣布当日新增病例不到1万例,但新冠病毒危机仍然是普总统执政20年来面临的最不同以往的挑战。

俄罗斯克里姆林宫

俄罗斯独立调查机构——俄勒瓦达中心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普京的支持率在4月份降至59%,低于前一个月的63%。这一数字可能会继续下降。因为随着危机冲击经济,大多数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可能会受到影响。

俄罗斯银行在4月下旬预测,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在2020年收缩4-6%,然后在2021年出现复苏。

分析师Barbashin说,普京的支持率受到影响,因为该国应对疫情的方法前后不一致。

“首先,大部分责任被转嫁到俄罗斯的地方当局,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地区的医疗基础设施无法处理大量病例。在首都莫斯科等大城市,严厉的检疫措施出台得太晚了。“他说。

“但对普京来说,最令人沮丧的是伴随危机而来的经济灾难,以及无法向困难民众提供足够援助的俄罗斯财政。现在提供的帮助太少也太晚了。”

这位分析师说,疫情大流行加上最近国际油价的下跌,是至少在过去十年中,普京的人气和整个政权的稳定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克里姆林宫透露,对普京的健康防护已提升至最高层级

(本文据国际媒体最新实时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