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外有特朗普施压、内有法德生隙,欧盟离心倾向升级如战国前夜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法领导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持续挑战世界的动作,现在轮向了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强大的欧洲贸易集团。

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特朗普在上周五(5月17日)的一次演讲中抱怨道:“他们(欧盟国家)有贸易壁垒。他们不想要我们的农产品,他们不想要我们的汽车。但他们却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像饼干一样不断送进美国市场。“

他补充说,“他们还把宝马汽车派来这里。我们几乎没有对他们征税。“

报道称,在汽车方面,特朗普的话,针对的是德国,这让德国对美国的汽车出口行业感到震惊。目前德国对美国的汽车出口税只有2.5%,而在德国或其他欧盟国家销售的美国汽车的进口税则高达22%。

在农业方面,特朗普的警告,是针对法国的。法国将农产品排除在欧盟与美国达成有限贸易协定的谈判授权之外。

专注于世界经济、地缘政治和投资战略的独立分析师迈克尔-伊万诺维奇(Michael Ivanovitch)评论称,作为欧盟的轴心国,法国和德国目前正经历一场严重危机,并让两国关系一直岌岌可危。但两国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仍团结一致,谴责华盛顿对其主要欧洲盟友不友好的态度。

然而,法国与美国之间并没有重大的双边问题可抱怨。作为美国最老的欧洲盟友,法国对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和世界大国与伊朗签署的“伊核协议”感到不满,但也仅此而已。

2018年,法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相对较小,达162亿美元,远远低于美国外贸官员的视野。

除此之外,法国总统马克龙显然不认为,特朗普打压欧洲第一强国德国将阻止柏林继续对法国和欧盟其他国家进行粗暴对待。

特朗普政府宣布推迟六个月对欧盟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美国对欧盟的贸易逆差,德国贡献了三分之一多

独立分析师迈克尔-伊万诺维奇认为,事实上,美国与德国之间存在许多问题。

首先是德国对美国有巨大的贸易顺差。去年,德国对美贸易顺差683亿美元(是同期法国的四倍),占欧盟对美净出口总额的40%。

其次,德国过去三年对欧洲国家的平均贸易顺差为1630亿欧元,在一个占美国出口四分之一的市场上,德国产品正在消耗欧洲人大量的购买力,抑制该国的经济增长。

第三,美国知道,德国经常对欧盟委员会的贸易政策发号施令。这就是美国在去年对欧盟的贸易逆差达到1700亿美元的情况下,毫不妥协的要求与欧盟谈判并达成一项协议的原因。

第四,德国并没有为美国的能源出口提供便利(德国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主要来自俄罗斯),而且它的国防支出(占GDP不足2%)远远不足以支撑北约联盟成员国的火力水平。

在美德关系中,上述这些都是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双方似乎都不愿做出必要的让步来解决问题。

令人遗憾的是,事情可能正在走向一场重大的对抗。上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警告称,在一个由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大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欧盟必须团结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与德国关系降温

美国施压或推动欧洲民粹主义者兴起

默克尔很早以前就发表过相似的观点,即欧洲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她最近的号召是为欧洲议会6月选举进行造势。

据悉,欧洲怀疑论者(也被称为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排外者)预计将赢得三分之一的民众选票。这将大大高于前几次选举的五分之一。而欧洲传统政党正在不断衰落。

这一形势让德国领导人突然意识到,她的国家多么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

然而,欧洲人却在怀疑她这种欧洲热情的诚意。此前几年,默克尔通过灾难性的财政紧缩、经济上致命的重商主义、拒绝支持和加强欧洲的增长和就业、开放移民政策的混乱,以及拒绝旨在加强欧盟和推进欧洲经济和政治联盟划时代项目的改革措施,在削弱欧洲方面做了很多事。

尤其是,默克尔已经尽其所能阻止法国总统马克龙试图展开的改革派运动。她可能还扼杀了他的政治生涯,粉碎了他重新建立欧盟的提议,使马克龙看起来软弱和顺从,而且过于照顾德国的利益。这让他收到了法国国内68%的不支持率及无休止的社会动荡。

遭遇连续数月的抗议,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支持率降至新低

在法国政坛上,马克龙的死对头——对欧洲持怀疑态度的法国集会党(National Rally)目前的支持率为23.5%,而马克龙领导的执政党支持率仅为22.5%。

因此,目前欧洲的政治格局为一场法德对抗埋下了伏笔。

德国与法国正背道而驰

特朗普政府决定停止德国几十年来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依赖北约和欧盟的做法,加速了法德关系中最新的、或许是终结性的危机的到来。

德国对未来的发展方向感到愤怒、担忧和困惑,但其民粹主义者的支持率仍然只有13%左右。但法国则大相径庭:从左翼到极右再加上中间立场的转变,欧洲怀疑论者几乎占了法国选民的一半。在过去持续六个月的“黄马甲”抗议运动造成的社会动荡中,一位低支持率的总统和他的政府陷入了政治雷区。

马克龙孤注一掷地试图将法国动荡不安的政治前途牢牢地锚定在欧盟(EU),但遭到了德国的反对,因为德国反对他重新建立欧洲经济和政治联盟项目的提议。在国内民粹主义者的逼迫下,马克龙现在必须与德国展开了一场无限期和危险的对抗。

曾经,这对命运不佳的法德“轴心”总能解决欧洲的问题,但目前整个欧洲都处在未知的水域中。

就目前而言,欧元是安全的。德国人希望通过让他们的人——德国货币当局现任主席执掌欧洲央行(ECB),作为德国公共财政和人民储蓄的守护者,确保这一前景是不容置疑的。

(本文由大湾区据国际媒体实时报道综述,郭少英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淳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