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羟氯喹遭欧洲弃用,法匹拉韦日本难批,瑞德西韦成治疗新冠唯一?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距离新冠疫情暴发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时间,但是全世界对于治疗新冠病毒感染仍未找到针对性治疗的特效药物。

虽然世界各国目前在抗病毒疫苗研发领域正在取得最快的进展,但是距离疫苗大规模投入社会接种至少还要一年时间。

曾经在一些国家讨论的“群体免疫”又如何呢,据纽约时报6月2日报道,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即使在一些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感染率也未超过20%,远低于专家提出的群体免疫阈值(60%)。而由于目前尚无疫苗,获得群体免疫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感染与死亡。

但是人类已经无法等待,各国政府也不能一直将民众困守在家里。

据最新的报道,伊斯兰教两大圣地重新开放朝拜。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和沙特阿拉伯的麦地那先知清真寺已向信众开放,不过伊斯兰教第一大圣寺——麦加大清真寺仍保持关闭。同时,欧美一些重要赛事也宣布回归:NBA计划于7月下旬重新启动;NHL宣布将在夏季举行季后赛;MLB仍在就缩短赛季与球员进行谈判;英超、意甲和西甲均宣布将于6月复赛。

经历疫情高峰之后,重新开放的工作仍在继续,许多欧美国家正在谨慎地在限制和自由之间寻找平衡。希腊推进旅游业复苏,境内所有机场将于7月1日重新开放国际航班;英国允许更多商店重新开业,小学复课;但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称他将向议会要求对紧急状态进行第六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延期,以允许中央政府保持对马德里、巴塞罗那等地区的封锁控制,直到6月21日。

首尔街头已熙熙攘攘

截止到6月1日,全球新冠感染病例超过600万,其中约37万人死亡。

《纽约时报》称,全球日增新冠病例超10万的情况接连出现,这表明病毒的破坏力仍然很大;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和海湾国家,疫情形势严峻。

虽然全球疫情仍然严重,但是各国在抗新冠病毒药物的遴选方面,并未取得多大的进展。

欧洲弃用羟氯喹,世卫组织停止羟氯喹试验

福布斯杂志称,比利时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5月26日强烈建议不要使用羟氯喹来治疗新冠肺炎,卢森堡卫生部门则于27日明确禁止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比利时联邦药品管理部门27日发布公报说,自今年3月以来已在比利时记录到8例可能因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而导致不良反应的病例,3人心脏出现了不良反应,1人因羟氯喹和另一种药物引起的不良反应而死亡。卢森堡卫生部门当日证实,近期研究表明,羟氯喹不能有效应对新冠病毒,且可能诱发患者出现心脏疾病。

同一天(5月27日),法国政府撤销了授权医院对新冠肺炎患者开具处方药羟氯喹的法令。

抗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正在全球多国进行

据报道,法国政府的这一决定是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暂停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实验两天后作出的。

这款药物最近两个月来因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直吹捧而闻名,特朗普甚至宣称自己服用了这种药物,并停靠它来预防感染病毒。虽然美国总统的健康顾问团队一直提醒他这款药物的抗病毒治疗效果并未得到验证。

甚至特朗普的政治对头——美国国会女议长佩洛西也劝解说:希望特朗普不要服用未经科学家批准的药物。佩洛西说:“毕竟他是我们的总统,尤其是在他这个年龄(73岁)、他那个体重——病态肥胖。”

5月22日,英国《柳叶刀》杂志发表的观察报告显示,抗疟疾药物氯喹或羟氯喹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没有明显益处,使用不当甚至可能引发并发症。据报道,在治疗新冠患者时,不论单独使用氯喹或羟氯喹,还是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一起使用,患者病亡率都可能更高。

于是在5月26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出于安全考虑,世卫组织已暂停使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试验。

虽然如此,特朗普仍然坚称他已完成了服用羟氯喹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的疗程。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完成了,刚刚完成。我还好好地在这儿。 ”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白宫首席卫生顾问福奇博士

实际上,在欧洲多国宣布放弃羟氯喹之前,《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4月末发布的一项警告说,医生不应该让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在医院外使用羟氯喹,因为该药物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心律问题。

瑞德西韦已获美日英批准治疗新冠

5月26日,上周二,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宣布,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开始对部分新冠患者试用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汉考克称该药物用来对抗新冠病毒有乐观的效果,研究数据表明可以让治愈时间提前大约四天。他表示,这应是英国在新冠治疗研究上取得的最大进展。

瑞德西韦由美国吉利德生物制药公司研发和生产。

两周多前,日本厚生劳动省于5月7日晚间,正式批准瑞德西韦用于新冠肺炎治疗。

报道称,日方采用了“特例批准”的方式,这意味着该药物成为日本首个新冠治疗药物,瑞德西韦将被限定用于重症患者的治疗。

至此,瑞德西韦至少已经获得了美国、英国和日本三国的“特例批准”,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获得多个国家批准的抗病毒新药。

瑞德西韦针剂

关于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的效果,4月1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研究称,在接受瑞德西韦治疗的严重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中,53例患者中有36例(68%)观察到临床改善。但同时也有32位病人出现不良反应,占比约6成。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由于有效性和安全性方面的信息极为有限,瑞德西韦在日本获得批准时附加了需获得患者书面同意、每日进行肾功能和肝功能检测等条件。用药时间最多不超过10天。

日本厚劳省透露眼下有14万份瑞德西韦,但其中的4万份要用于临床试验等。因此,形成正式的供应体制要到2020年下半年,吉利德的增产目标是到今年10月达到累计50万人份、12月达到100万人份。

日方认为,如果用药后能够加快患者的康复进程,缩短住院时间,床位就会有富余,从而有利于防止医疗系统崩溃。日本集中治疗医学会的统计显示,截至5月6日,全日本使用人工呼吸机的重症患者为252人,仍处于较高水平。

但就死亡率而言,日本专家认为,无法期待瑞德西韦取得奇迹般的效果。

分析认为,日本正式引进美国药物瑞德西韦,也意味着此前被国际社会一度抱有期待的、由日本企业研发的另一款抗病毒药物法匹拉韦(Avigan),或难以在日本快速获批。

法匹拉韦作为抗流感药物于2014年获批进行生产销售。针对新型流感进行储备,未在市面上流通。 

日本研发的抗病毒药物法匹拉韦

据悉,日本国内目前的法匹拉韦储备为200万人份。但治疗新冠病毒需要流感3倍的药量,目前的储备相当于治疗70万名新冠患者的药量。日本政府的方针是,在2020年度内将法匹拉韦的储备最多提高到目前的3倍,达到治疗200万名新冠患者的药量。即目前的3倍。 

报道称,法匹拉韦的制药公司6月底都能完成“临床治验”,然后提交批准申请。  

日本在通常情况下的批准审查需要一年时间。但日本厚生劳动省已经宣布,对新冠治疗药物将会最优先审查,时间可以缩短到6个月。

这意味着,法匹拉韦在日获得批准最快也要到今年年底。

(本文据国际媒体最新实时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