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阅读

全球抗疫之药物遴选、疫苗开发争分夺秒,谁将新冠病毒最早击败?

虽然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有所缓解,但是从根本上打败病毒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有效的药物治疗;二是预防感染的疫苗。到目前为止,一些全球性的生物制药公司正在进行疫苗研发竞赛和药物解决方案的临床遴选。市场人士表示,只要还没有强有力的治疗方法或疫苗,人类社会就始终处于新冠病毒卷土重来的阴云之下。

纽约一家医院在转移患者

最近几周,美国市场对特朗普政府、国会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在新冠病毒疫情冲击之下保持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巨大努力表示了肯定,连续两周多的反弹使得美国股市从上月底部反弹了超过25%。但对于华尔街的交易员来说,疫苗或者至少一种有效的药物疗法,仍然是观察市场是再次下跌或再创新高的最大关注点。

关于现在哪些机构在测试抗病毒药物、开发抗病毒疫苗以及他们之间的竞赛有何进展,最新的报道称,现代制药公司(Moderna)、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和辉瑞公司(Pfizer,)在开发疫苗方面的努力似乎很有希望,而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则因一篇关于其成功治疗病毒患者的报道成为这个周末的头条新闻。

市场人士认为,虽然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目前有所缓解,但是从根本上打败病毒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有效的药物治疗;二是有效的疫苗预防,这是让美国人走出家门、重返工作岗位的关键。

吉利德公司药物瑞德西韦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美国保诚金融(Prudential Financial)首席分析师克罗斯比(Quincy Krosby)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在确诊病例持续攀升、社会恐慌依然存在之时,美联储(Federal Reserve)连续推出的降息与货币宽松政策,帮助支撑了金融市场的稳定。但在出现有效且容易获得的疗法之前,对第二波疫情的恐惧将使经济无法回到正常状态,这正是科学领域的用武之地。”

尽管如此,国际投资者仍然在美国新增病例数量可能放缓的最早迹象中抢购了很多的股票。因为一份报告称,芝加哥一家医院在一项临床试验中使用了吉列德的瑞德西韦,缓解了大多数接受该药物治疗的患者症状。

根据这份报告,芝加哥大学医院的3期药物试验表明,大多数患者的“发烧和呼吸道症状迅速消退”,这是新冠感染的两个明显特征。美国STAT News援引获得的一段医生讨论临床状况的视频报道称,大多数患者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就出院了。

吉利德公司谨慎表示,目前的临床数据尚不能证明瑞德西韦是治疗新冠感染的可靠疗法。尽管如此,吉利德公司的股价在周五(4月17日)飙升了近10%。这一利好消息还帮助推动美国主要股指本周强劲上涨。

美国股市已自上月底部反弹超过25%(截止4月17日数据)

分析师克罗斯比写道:“美国市场和整体经济的轨迹走向,关键看疫苗。这是至关重要的,也将是市场最重要的拐点。这就是为什么,国际投资者最关注的是有关疗法和疫苗的头条新闻。”

上述关于疗法的最新消息,帮助美股标准普尔500指数自2月21日以来首次收于50日均线上方,截至周五收盘,过去一周的涨幅超过3%。随着美国疫情减缓,该指数4月以来上涨了19%以上。

与此同时,美国现代制药公司的股价也在周五飙升逾15%,此前这家生物制药公司宣布,美国联邦政府已批准为其生产和分销疫苗的项目提供4.83亿美元(约合34亿元人民币)的资金。

投资机构Evercore ISI的分析师德布施希尔(Dennis DeBusschere)说,“直到我们有信心获得一种疫苗或治疗方法,可以保证消费者不会再受到新冠病毒的严重或致命损害。”他一直在密切跟踪临床药物的最新进展。

他说,在此之前,餐馆、商场和其他不能保证社交距离的零售商可能会面临持续的封锁或关闭。“目前看,似乎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接种疫苗的几率相对较高,而药物治疗可以在此之前挽救患者生命。”

这位分析师将美国市场3月23日触底以来的反弹,归因于人们对药物治疗的预期。“大多数人相信我们最终要接种某种疫苗。”

欧美疫情严重国家的新增病例已经放缓

疫苗研发:美国3家公司领先

据报道,在疫苗开发领域的竞争最为激烈。到目前为止,在这场竞争中领先的主要有3家:强生、辉瑞和现代制药。

作为致力于疫苗研发的领先制药公司之一,美国强生公司4月14日表示,其目标是在2021年第一季度末之前生产6亿至9亿剂自己研发的疫苗。强生承诺为疫苗研究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并称已经获得美国卫生部下属的联邦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的合作。

强生高管透露,如果能在今年9月顺利完成第一阶段试验,它可能会每年生产10亿剂或更多剂量。

但是强生的进展晚于现代制药公司。

现代制药可能是第一家向美国政府研究人员提供首批实验性病毒疫苗的公司,它在2月份就上报了第一批疫苗。

该公司表示,预计将在今年4月底之前启动一项约有20至25名健康志愿者参加的临床试验,同时测试两种疫苗是否对人体安全有效。

现代制药首席执行官斯蒂芬-班塞尔(Stephane Bancel)星期五(4月17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疫苗已经进入第一阶段试验,希望在春末或夏初进入第二阶段。

白宫防疫特别小组高级顾问、美国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认为,现代制药的临床试验是以“创纪录的速度”启动的。

美国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博士

据报道,总部位于纽约的辉瑞公司也在研究一种疫苗,这家制药商希望在2020年夏天开始在患者身上进行测试。辉瑞首席科学官Mikael Dolsten在4月初表示,候选疫苗通过限制病毒的复制或扩展能力来发挥作用。

辉瑞最初计划在今年年底开始其抗病毒候选药物的临床试验,但它将时间表提前到了今年第三季度开始。

最重要的是,辉瑞公司正在与德国的BioNTech SE合作,基于尖端的基因技术生产疫苗。辉瑞公司预计,该疫苗的试验最早将于4月底开始。

尽管对于那些不熟悉医疗行业的人来说,动辄长达数月的候选药物过程可能看起来很慢,但美国医疗行业分析师贾里德·霍尔茨(Jared Holz)告诫称,目前的推进速度是惊人的。各家全球领先的公司都在争分夺秒。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通常情况下,疫苗从开始到结束可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但是现在,我们谈论的是两年或更短的时间。主要因素是美国政府当局(包括FDA)正在快速推动这一过程,以便将整个国家与世界从这一场严重疫情中拯救出来。“

他说,“考虑到这种病毒的传播如此可怕,对于任何一家生物制药企业来说,率先进入市场的优势可能是巨大无比的。”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报道称,除了前述3家领先企业之外,同时还有多家美国与欧洲企业在不断地加入新药与疫苗研发的竞技场。

总部设在美国马里兰州罗克维尔的Novavax公司将其候选疫苗命名为NVX-CoV2373。该公司4月8日表示,抗病毒疫苗已经在动物身上显示出强大的免疫反应,其在大约130名成年人身上的第一阶段试验将于5月中旬开始。

与此同时,美国Inovio制药公司在4月6日表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其候选疫苗INO-4800,这为第一阶段人体试验奠定了基础。该公司说,第一阶段人体免疫反应和安全性数据预计将在夏末公布。

药物遴选:吉利德优势明显

抗病毒新药测试及药物遴选则是另一个激烈竞争的战场。

除了前文提到的正在临床试验瑞德西韦的美国吉利德公司,致力于药物治疗的几家最大公司还有:礼来(Eli Lilly),再生元(Regeneron)和赛诺菲(Sanofi)的联合体。

先说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在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前述研究的最新细节中,吉利德新药瑞德西韦在一小群患者中继续显示出令人振奋的结果。该公司在4月10日表示,53名新冠重症患者通过“同情用药”计划接受了治疗,大多数接受治疗的患者“显示出临床改善,没有发现明显副作用”。

美国同时有多家生物制药企业在进行抗病毒疫苗开发

吉利德表示,在确定作为一种治疗方法之前,还需要进行更严格的临床研究。但目前的早期结果,已经刺激了对该药物的前所未有的需求,也刺激了该公司提高产量的要求。该公司的目标是到今年10月份,生产为超过50万名患者提供治疗的剂量,到2020年底再生产可供50万名患者使用的剂量。

这家制药商在4月4日表示,公司现有150万份每日每人剂量的药物库存,可以为14万名患者提供治疗。

同时,美国再生元制药公司和法国跨国制药巨头赛诺菲也在专注于一项临床试验,看看他们的抗风湿药物Kevin zara是否可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

据悉,Kevin zara是一款已经上市的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免疫性疾病的药物。一些医生认为,治疗免疫系统的药物可能有助于防止人体遭受新冠病毒的破坏性反应。

两家企业的临床试验,目前已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同时启动。再生元方面上个月表示,它们在美国的试验已在纽约开始,II/III期试验预计将招募多达400名患者。

报道称,礼来公司正在与白宫防疫顾问福奇博士领导的美国传染病研究所合作,检测其已获FDA批准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巴利替尼”(baricitinib),是否可以作为向美国医疗保健系统提供的抗病毒药物选择。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疫情通报会上推荐药物

该公司4月17日表示,美国传染病研究所同意对这一药物进行临床试验。这项研究定于本月在美国开始,稍后将扩大到欧洲和亚洲,预计6月底会有结果。该公司认为,巴利替尼的抗炎作用可以抑制人体对病毒的反应。

礼来公司首席科学官斯科夫隆斯基(Daniel Skovronsky)4月10日表示:“我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并利用所有可用的资源来帮助抗击新冠病毒。”

报道称,目前还有一些其他可能的抗病毒药物正在测试中,包括羟氯喹和氯喹,这是两种非专利的抗疟疾药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在疫情通报会上鼓吹羟氯喹的抗病毒能力,称这种药物可能是阻止疫情传播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纽约大学朗格尼分校(NYU Langone)的研究人员于3月24日启动了美国最大规模的正式研究之一,以评估该药物,目标是对2000名与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的成年人进行测试。

但是在临床试验中,羟氯喹被质疑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如肌肉无力和心律失常。本月,在服用羟氯喹的新冠病毒患者发生心律失常(包括一些人死亡)后,出于安全原因,这项研究被暂停。

纽约西奈山医院门口设置的分诊帐篷

(本文据国际财经媒体实时报道综述,郭少英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