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一年一度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8月26日在法国结束,独立分析师,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迈克尔-伊万诺维奇(Michael Ivanovitch)评论称,从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角度来看,特朗普总统(Donald Trump)两手空空地从法国回家。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合影

伊万诺维奇认为,美国总统在那里的主要目标应该有两个:

首先,让德国和日本削减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占其GDP的47%和18%),并提振这两个国家停滞不前的内需。

第二,阻止德国主导的欧盟和日本从其与美国的贸易中获得大量的系统性盈余(贸易顺差),今年估计有2400亿美元(约合1.72万亿元人民币)。这导致华盛顿必须通过增加净外债来融资。

这2400亿美元的数额,是根据今年前六个月美国对欧盟和日本的商品贸易逆差(按年率计算)测算出来的。其中大部分将增加到华盛顿在2019年第一季度末报告的10万亿美元净外债中。

但是,如果特朗普成功地改变了这两个占世界经济约五分之一的大型经济体系的自私重商主义,就能阻止贸易逆差的增加,这是美国本应在G7峰会上取得的成果的一部分。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美国总统特朗普

事实上,特朗普本可以做到这一点。他是一位令人敬畏的美国总统,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同时向欧洲人和日本人施加压力的人。今年,欧盟和日本预计将从全球贸易中获得约6500亿美元(约合4.65万亿元人民币)的综合贸易顺差,而不是帮助支撑疲软的世界经济。

伊万诺维奇认为,未能做到这一点,只是特朗普在国际峰会上就贸易问题失利的又一个例子。

事实上,G7峰会的东道主、德国和欧盟利益的代言人——法国竭尽全力回避贸易问题。因为欧洲人和日本人知道,他们可以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市场上赚取巨额资金(指获得贸易顺差)。

比如德国,特朗普本可以观察到,在二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一直在增加。今年前六个月,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32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大致持平。

这种情况必须改变,而改变的唯一途径就是让德国摆脱其经济对出口的依赖,以便从内需中产生更多的经济增长。

但现在是这样吗?无论如何都不是。德国经济正在努力应对经济衰退的迹象,官方预测显示,周期性的低迷将继续下去,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出现一些改善。此时,柏林正在做什么?来自德国总理办公室的答案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就是这样。占欧盟经济约三分之一的德国,正将欧洲大陆其他国家推入难以驾驭的的失速下降之中:失业率上升和物价通缩。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德国是对美贸易最大顺差国之一

美国应如何对付德国?汽车关税

但德国人和欧盟其他国家正在为此指责特朗普,因为他们说,他正在发动一场全球贸易战。

这就是特朗普在G7峰会上听到的愤怒。但国际社会并没有看到他为自己试图减少美国过度贸易失衡的努力辩护,也没有看到他对德国不计后果地缩小欧洲市场表示担忧。欧洲市场是美国约6000亿美元出口的目的地,占美国海外商品销售总额的四分之一。

伊万诺维奇认为,这真的很令人担心。特朗普至少应该问问德国人,为什么德国政府拒绝支持本国经济复苏,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在他们的预算盈余占GDP的2.3%的时候,为什么默克尔不出台减税和公共支出措施。

在这种情况下,柏林没有合理的理由允许经济衰退。这种态度的唯一原因是拒绝改变他们自私的、出口驱动的经济战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财政和货币刺激的推动下,德国人仍希望通过增加对特朗普大选年经济的出口来实现增长。对此,特朗普真的毫无办法吗?

特朗普的回应很简单。一旦他回到空军一号上,他就应该发推文说,他将把德国汽车的进口关税提高到25%-立即生效。这就会使竞争环境趋于平衡,因为这就是德国和欧盟对美国汽车进口收取的费用。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特朗普威胁对德国汽车加税

如此,长期受苦受难的欧洲人,以法国为首,将会欢呼雀跃。法国是德国经济政策在欧洲最大的受害者。德国每年从法国榨取超过400亿欧元,而法国正与社会动荡作斗争,260万人失业(占劳动力的8.7%),欧盟创纪录的60万青年失业人数。尽管如此,巴黎仍不敢大声反对德国抑制增长的经济政策。

美国应如何对付日本?拓展市场

日本媒体宣布,下个月底可能与美国签署贸易协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人们将不得不关注贸易数字,因为美国的牛肉、猪肉和奶制品可能不适合日本人的口味。美国汽车如雪佛兰(Chevy Silverados)、道奇公羊(Dodge Rams)和福特游骑兵(Ford Rangers)等,对日本买家来说可能太大了。但与此同时,日本汽车如丰田、日产和五十铃皮卡都在美国市场卖的相当不错。

因此,即便美国与日本达成贸易协定,也不清楚这能在多大程度上大幅改变日本在美国贸易上的盈余。

伊万诺维奇认为,特朗普不应放弃增加美国向日本出品的努力。这将给美国经济提供实质性和持久的支持。相比之下,对美国经济的不必要的财政或货币刺激,一旦超过了其实际增长的限制,就会通过对世界其他地区进口的增加而传递出去。例如,去年,美国进口的增长比需求和产出的增长快1.5%。

欧洲人和日本人都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他们正在等待的。

特朗普自G7峰会空手而归?西搞不定德国 东搞不定日本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本文据国际媒体实时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