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社会

越内卷越苦逼: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昨天,一张关于北京与成都两位新冠确诊感染者的行踪对比图刷屏了。因为与成都那位女性感染者的生活轨迹对照看,北京人生活得太励志(苦逼)了。

这当然是一个玩笑,可能是生活在帝都的人们在集体自嘲。

因为在一个人口超过千万以上的超级大城市,单独将任何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都不具有代表性。泡夜店的姑娘,不代表成都;穿过整个城市去上班的中年男,也不能代表北京。在成都的奋斗男也会说,他们的日子比那位北京男还要过得苦逼;而在帝都泡吧的姑娘也大有人在。

据北京日报的报道,12月23日,北京新增报告1例无症状感染者。某男,34岁,现住北京市顺义区,为海淀区某公司员工,因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12月22日在顺义区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当日乘坐国航CA8347航班,由北京首都机场赴宁波出差。12月23日,核酸检测报告为阳性,顺义区疾控中心即与其取得联系。经向浙江省卫生健康部门了解,12月23日,当地相关机构结合其流行病学调查、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等结果,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现已转运至当地定点医院隔离观察。

北京防疫部门已对其居住小区、工作单位采取了管控措施和终末消毒,对密切接触者进行了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据通报看,这位34岁男青年(不是中年)过得真够忙,也真够上进的。这样的进入职场工作了将近十年、正面临职业生涯第一个年龄门槛——35岁的年轻人,以濠哥个人的经历及所见所闻,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职场如战场,不进则退。如果不能在35岁附近向上走一个台阶,可能过两三年,就会接到单位人事部门的劝退邮件了。这位北京男在职考研,也是为了人生的下一步而努力。

根据知名公号“知识分子”今天的一篇文章《生孩子还是发论文?“非升即走” 制度下青年教师的焦虑》介绍,国内一些高校实行 “非升即走” 的考评制度——通常以2到3年为一个首聘期,在两个固定聘期合同(fixed-term contract)结束时进行考评,考评合格即进入相对稳定的轨道,不合格则转岗或离职。

文章说,“非升即走” 给刚刚步入职场的青年教师以巨大的科研教学压力,女教师更面临“生孩子还是发论文”的矛盾选择。

这样的职场压力太大了,想不焦虑都难。

来自微信号“莲妈读书”今天的文章《从流调轨迹看北京人到底有多苦逼》说:

北京人惨呐!每天急急忙忙地生活着,效率稍低一点,这一天的活计便做不完!家里的男人累,为了挣钱养家,从早到晚加班开会;家里的女人累,除了上班做家务,还要鸡娃;家里的老人累,还要替子女接孩子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家里的孩子累,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作业,赶不完的计划单!

有时候身体疲劳极了、头绪多极了,真的陷入迷思:所谓的高材生、所谓的精英群体、所谓的中产阶层,在这越来越快的都市节奏中疲于奔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文章还说,北京人的生活真的是一言难尽,两字以蔽之:苦逼。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啊。

难道全国唯有北京人的生活一言难尽和苦逼吗?当然不是。比北京人更苦逼的多了去了,甚至惨了去了。

但是全国各地的人民群众坐在一起比惨有什么意思呢。

潇湘晨报今天的文章《“新中年”的共鸣!长沙31岁男子弃车跳桥身亡,466条留言里藏着14个冷暖故事》写道:“男人的苦很多人不会在意也不会理解”。

这句话来自一位网友昨天给“31岁男子弃车跳桥身亡”的消息写的留言。(昨日报道:送完老婆上班后,31岁男子弃车跳桥身亡,夫妻俩才买了房)

报道说,未经他人苦,莫说生活易。不曾经历过的人,可以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是小题大做。但身处其中的人,永远都会记得那时的痛苦。正是因为成年人的生活总是充满荆棘,因此我们总是特别容易对其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

濠哥的一位朋友评论说:

遇到障碍可以逃,可以走,可以不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但一个成年人,最酷的事情应该还是带着镣铐跳舞,把事儿做成。伟大的背后是苦难没错啊。

是的,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尤其在经历了一场将整个世界都卷入其中的新冠疫情之后,及尚未完全走出这场疫情之时。

除了疫情,还有内卷。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存量时代,所有的博弈都是在现有的资源和利益之内,所有的挣扎也不过是在我们相互之间争夺机会。

濠哥想起几天前被关注的一位奶茶店女店主,生意不好做,开色情直播才赚了些钱,刚把房租交上,转头就被抓捕起诉了。

当职场上奋斗的、社会上拼搏的所有人,都在灰头土脸的埋头人生之路时,曾经的那些美好字眼正在慢慢离开。

搜狐·狐度工作室年终特刊文章《热词背后的2020:打工人的内卷与白领意识的消失》写道:从“内卷”到“打工人”,投射的是这届网民特别是年轻人工作与生活状态的嬗变。在网上,自认“打工人”的,往往是都市白领。他们已经意识到,在写字楼里做着各项方案、设计、编程的他们,跟流水线厂工无别,本质上都是打工者。不算高的薪酬天花板、无休止的加班、超负荷的工作量,是他们的共同境遇。

“打工人”概念的兴起,也是“内卷”的结果。“内卷”是因为努力的成本与收益倒挂。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努力就有回报成了明确的预期。但现在情况变了。传统的“努力奋斗获得回报再次投入精力奋斗”的逻辑链条,在反馈阶段上被隔断。在分配格局“定型”与生产时间廉价化之下,能处在塔尖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人注定会成为分母,他们的内卷感会因此愈发强烈,“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想法则会被掐灭。

文章说,对于“打工人”,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不妨用自嘲去对抗工作与生活的PUA。

这可能正是当下社交媒体上各种段子与P图天天刷屏的原因吧。

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内卷了呢?为什么改革开放的这块蛋糕现在越来越难做大了呢?

这才是值得每个人都去思考的大问题。

否则,大时代的一粒灰,不是落在他头上,就是落在你头上。

如果是雾霾天呢,No Zuo No Die !

关于作者: 濠江客

东亚财经,由资深财经记者、国际问题评论员濠江客主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